悲情“泪洒”润新花

时间:2017-01-23 16:11来源:未知 作者:李高辉 点击:
 
文章封面
上传音频
悲情“泪洒”润新花
内容        1980年,一部《泪洒相思地》造就了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金枝驰名的起点。在美与雅的交汇中散发出只有她独有的瑰丽光华。2016年,又一代豫剧新秀凭借《泪洒相思地.临终恨》,拿到了河南省“八青赛”青衣组文华表演一等奖。她,就是李金枝的爱徒,河南豫剧院一团优秀青年演员李立会。
李立会在《泪洒相思地》中饰王怜娟
 
       像是三年前,记得是个秋天。我应金枝老师之邀见证了收李立会为徒的仪式。没有很大的规模、场面,但是它的含金量很高,所传递出来的是满满的正能量。从那时起,李金枝、李立会才正式建立了师徒关系。
2013年秋,李立会正式拜李金枝为师

        当时,金枝老师已由立会所在的河南豫剧院一团调至河南豫剧院二团。立会的拜师之举,令我下意识觉得这个青年演员对艺术追求的纯粹以及个人的品性和心地。印象中的立会性情内敛,清瘦素雅的面容带着谦和的笑靥,给人以几分阳春白雪般的感觉。通过和立会的几次会面交谈,我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应该说,她是受爷爷和伯父的影响喜欢上文艺的。十岁上开始进行乐理视唱,并利用暑假班操练电子琴。正是这样的训练和熏陶加上后天的学习努力,使得她在同年龄段的演员中有着易于感知的悟性。

 

       就像俗话说的“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算是个好士兵”一样,干了戏曲这一行,不想当“角儿”的演员也绝不能算是个好演员。但这一点对立会来说,却不是从艺之初的“与生俱来”,而是“晚来春潮”浪涌千叠。小时候的她文化课成绩就相当优异,屡屡考得双百分并在全乡拔得头筹!然而,家人也想的很实际,还是坚决让她弃学从艺。她是懵懵懂懂“撞”进了河南省艺术学校的门槛,开始了带着美好憧憬但又似懂非懂的学艺生涯。学戏之初,对豫剧的艺术样式还知之甚微,甚至很长的一个时期也谈不上喜欢。一心想上学的她说,“还没听到、看到能吸引她的艺术,只好说服自己耐着性子去学戏。”我能感受到,立会丝毫不介意揭露自己过去的短,这是立会真诚可爱的特别之处。

李金枝在收李立会为徒时寄予厚望

        在老师们“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念叨中,立会终于盼来了毕业。何去何从,就成了艺途人生的关键拐点。2007年4月,立会考入了河南省豫剧一团。当时报考的演员多达数十名,经过筛选最终仅录取了两名,而立会则是其一,其综合实力可想而知。作为刚刚毕业的青年人,能进入省级文艺院团意味着学到更多的东西,见到更多的世面,拥有更多的机会。然而,像立会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后生,却不易得到大展才华的机会。在很长时间里,更多的是在各种龙套和配角磨练演技。《泪洒相思地》中的小玲;《大祭桩》中的黄桂英、春红;《五世请缨》中的杨八姐;《丹水情深》中的方小荷;《三哭殿》中的秦英;《魏敬夫人》中的陈元光……无论演什么戏,接什么角色,她都不计大小认真对待,全力投入。对于每一次舞台实践的机会都格外珍惜,也就具有了饰演多种行当角色的能力。她很感谢团领导给予锻炼和提高的机会,但更渴望寻觅到突破的契机。

       在一团,立会不仅能够得到与众多名家同台演出、互动的机会,还可以亲身观摩名家的表演,看他们如何演戏。很多老师也尤为垂爱、照拂这个心地实诚的后生。在他们眼中,立会是个不轻易外露的青年演员。立会自言,她不自信。我觉得,这是源于自我要求的苛刻以及追求精致所使然。对于金枝老师的艺术,立会是由衷的喜爱。至今,她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无意间听到的那段“承蒙小姐你的恩德广”,那种演唱令她如食甘饴,似饮佳酿。在多年的共事中,金枝老师的为人处事和艺术造诣同样让她感佩。拜了李金枝老师,立会如同“找到了艺术航向的方向感”。她像金枝老师一样始终清白做人,精心演戏。这几个字落在心里,每个字都能迸发出无限的生命能量:2005年荣获郑州市“俏花旦”电视戏剧新星大赛优秀奖;2013年参加第七届河南省戏曲红梅奖大赛获银奖;2014年荣获第八届河南省戏曲红梅奖大赛金奖;同年荣获河南省第十三届戏剧大赛文华表演三等奖;2015年毕业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我曾连续三届跟踪采访了河南省青年戏剧演员大赛,真切地感受到此项赛事的意义。它能挖掘一个演员的潜质,激励和引领演员雕琢表演艺术这块美玉,艰苦玉成。对于本届的“八青赛”,立会做了充分的准备,自觉产生强大的精神动力。2016年6月1日,在随团在洛阳封闭排练《张伯行》期间见缝插针地走戏,不知疲倦地磨戏。7月19日,她接到入选“八青赛”复赛通知。这是她入团十年来,首次以本团的名义参加省青年戏剧演员大赛。对她来说实在感觉到机会难得,因此分外珍惜,也就意味着要付出更多辛苦和汗水。回到洛阳的当天,意外地看到了炫目怡神的双彩虹,朝她投去格外充满爱意的青睐。她兴奋极了,单纯得像雨后那清清爽爽的天空。是啊!不付出辛勤劳动,哪来丰收的果实,不经历风风雨雨,哪能见一片彩虹。

 

       在准备比赛的日子里,由于要在洛阳封闭排练《张伯行》,无法抽身去向金枝老师当面求教。师徒二人通过微信,全是聊戏。回到郑州后,金枝老师又几次耳提面命“手把手”地给她说戏,倾囊相授“掏心窝”讲授“私房秘籍”。引导立会如何对人物的心理进行仔细的揣摩,并从多方面启发她的心智,使得立会的表演潜能最大可能地开掘出来。由于金枝老师没有看到立会复赛当天的走台表现,放心不下的她亲自协调有关部门让立会重新走台,并指出情感情绪的欠缺之处,并对水领、鞋缨、妆容等细节都提出了针对性的完善意见。这些在复赛、决赛时,都得到了相应的解决。

李立会在河南省“八青赛”决赛现场竞演《泪洒相思地.临终恨》

        复赛现场,我坐在观众席里第一次看立会竞演“泪洒”,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彩唱“泪洒”。只见她含着悲泪幽幽地唱出“当初他甜言蜜语将我骗…”将人物心中的苦楚点点滴滴徐徐放出。唱到“骗”字时,我的心绪随着立会声泪俱下的演唱跌宕起伏,紧束心扉。唱到“我为她几次三番欲悬梁”时,让压了许久的情感分层次迸发嘶喊出来,展现出王怜娟的呐喊、控诉及自我觉醒的过程。字字哀怨,声声凄绝,演得痛心,唱得过瘾。虽然整体给人的感觉尚处于逐渐上升的阶段,表演也略显稚嫩,但是不少人和我一样不由自主跟着一起伤感泪下。有人在台下交换观感,哎你别说,这孩子还真有几分李金枝的味道!也有人说,不全像,更年轻,是个好坯子,肯定能拿一等奖。这条件再好好努力,碰上机会好,肯定能成大气候。

 

       诚哉斯言,立会实至名归地夺得了河南省“八青赛”青衣组文华表演一等奖。对于这个奖项的获得,立会没有惊讶,而是感触,“虽然过程很艰辛,但终于开出了胜利之花。感谢恩师,感谢院团的领导、老师、同事们的关怀和配合。”犹如从士兵到元帅的自我实现要靠铁马金戈的战争戏里来完成一样,一名青年演员要成为好角儿,也要考舞台实践的积累历练来打造。理想的演艺平台纵横空间总是和现实存在着差距,这几乎是每一个心怀抱负且才情实力不俗的青年豫剧后进所必然面对的困惑,立会亦不例外。她甘愿忍受有如炼狱般的艰辛磨砺,是什么动力支撑了她?我想,源于爱,源于对表演艺术本能的执着的爱,源于她在团队生存发展的责任和担当,源于作为演员要实现心中梦想的美好追求。

李立会(左)得到了恩师李金枝亦师亦母般的关怀和培养

        我一直觉得,艺术家最主要的品质是责任和担当。在与金枝老师多年的相识中,我觉得她对学生非常负责任。她认为,一个演员的艺术观和价值观是密不可分的,如果人生价值观摆得不正确,艺术观也不会正确。于是,她把自己对事业的执着,对艺术的忠诚,对人的宽厚,对社会的责任,一并传授给了学生们,当然也包括立会在内。在金枝老师心目中是倾心赏识立会的,并给予了亦师亦母般的培养。她曾说,立会为人很端正,很率直,在这个年龄段的演员中很难得。她很爱戏,有自己的追求,“八青赛”一等奖的获得是她多年努力的结果。立会对恩师的感激更是常怀于心,“每次去找老师学戏,都不让带礼物。临走时亲手帮我叠帔,给我背上包,执意送我到小区门口,直至看到我坐上出租车才安心……”依我看,金枝老师很像她的亲人。

       李金枝、李立会,这对师徒是我在心灵上认可和尊重的两代好朋友。她们习惯于平静如水,温婉娴雅。即使成功,也依然与温和的方式,再一次耐心地去发觉自己的潜能。金枝老师曾对我说,“立会的扮相、声线、身段、唱工、性情和气质都具备演闺门旦的资质。她的可塑性很强,在今后的演艺生涯中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 在我对立会不多的接触中已感受到,她的确有天赋、有灵气、有悟性,也很有几分执著精神。若想企及金枝老师的华彩斐然,演出自己的个性和神采,尚需时日、机遇与努力。

河南豫剧院一团优秀青年演员李立会

       从懵懂无知,鸿蒙初开,到三思而行,若有所悟,直至真挚的付出转变为长足的进步时,立会叹然一声:还需努力。我看到了她所具备的责任、进取和坚定。我充分相信,她会不停地向艺术理想的彼岸扬帆进发!